<em id="1fpf3"></em>
    <form id="1fpf3"></form>

    <noframes id="1fpf3"><address id="1fpf3"><nobr id="1fpf3"></nobr></address>

      <address id="1fpf3"><address id="1fpf3"></address></address>

      <form id="1fpf3"></form>

      <noframes id="1fpf3">

      <thead id="1fpf3"><listing id="1fpf3"><menuitem id="1fpf3"></menuitem></listing></thead>

      當前位置:首頁>財經信息>內容
      離岸人民幣跌破6.7 貨幣政策“下一站”在何方
      證券時報 發布時間:2022年05月07日 15:09
      證券時報
      2022年05月07日 15:09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繼續貶值。5月6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盤中一度跌破6.73,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日內貶值幅度亦超500點。當天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與美元指數快速走強不無關系。美元指數一度站上104,為2002年12月以來首次。

        人民幣有貶值壓力

        但幅度可控

        受出口承壓、中美利差收縮甚至倒掛等內外部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短期內仍有進一步貶值的壓力。不過,隨著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彈性的不斷增強,目前外匯市場情緒較為穩定,多數機構認為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概率較低。

        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認為,鑒于人民幣對CFETS貨幣籃子在過去15個月顯著升值,且基本面因素有所轉弱,預計人民幣匯率還會進一步貶值。不過,在其他匯率不變的情況下,人民幣兌美元貶至6.9水平僅會帶動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回到100.4,即2021年的平均水平。

        截至4月29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103.24,較年初依然微升0.75%。反映出盡管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明顯,但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的匯率依然穩定。

        “預計未來幾個月人民幣兌美元會進一步走弱,年底達到6.9。由于近期美元保持強勢,中國出口和經濟走弱,人民幣兌美元在年中可能突破7這個關口,不過年底應該重新回到7以內!蓖魸Q。

        東北證券研報認為,人民幣貶值空間或有限。一是在二季度美國密集加息、縮表落定之后,美元指數預計會逐漸走弱;二是隨著國內穩增長政策的落地,預計經濟在二季度內能逐步改善,下半年經濟增速有望小幅回升;此外,如果出現人民幣匯率持續快速大幅貶值,央行或會繼續出臺相關政策干預。

        多重目標下的

        貨幣政策“下一站”

        鑒于兩年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最低貶至7.1左右,目前看人民幣匯率水平仍相對穩定。但亦有觀點呼吁下一步支撐匯率的著力點,在于穩增長“真招實招”的盡快落地,貨幣政策要抓緊謀劃增量政策工具,推動有效信貸需求企穩回升。

        汪濤預計,中國央行將在匯率和其他政策目標之間尋求平衡。雖然人民幣走弱與經濟基本面變化以及現行貨幣政策方向基本一致,但相信央行不會將人民幣貶值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工具。央行會避免市場對于人民幣形成持續的單邊走勢預期,因為這將導致金融市場劇烈波動。

        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復旦大學金融研究院兼職研究員董希淼則對記者表示,制造業PMI連續兩個月處于榮枯線下,顯示出目前實體經濟收縮進一步加快。從近期金融數據和實際調研情況看,我國企業和居民有效信貸需求不足等問題有加劇的趨勢。應高度重視有效信貸需求不足等問題,采取切實的措施,提振市場主體信心。從貨幣政策看,應更加積極有為,主動發力,加大跨周期和逆周期調節力度,繼續適時實施降準降息,更好地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作用,把穩增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在總量貨幣政策方面,董希淼認為,要繼續引導市場利率繼續下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激發市場主體的有效需求。雖然目前實體經濟貸款利率已經處于低位,但市場主體獲得感并不強,寬信用效果還有待提高。

        “例如,引導5年期以上LPR下調,不僅可以降低個人住房貸款償付成本,從而刺激消費需求;也可以降低企業中長期貸款的償付成本,激發企業中長期貸款需求!倍m捣Q,下一步,應適時通過降準、調降政策利率以及壓降銀行負債成本等,推動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同步下行。

        不過,鑒于歐美通脹“高燒不退”,我國也面臨一定的輸入型通脹壓力,穩物價的貨幣政策目標約束下,總量貨幣政策進一步寬松面臨掣肘,這也是為何近期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出鏡率”較高的一個重要原因。

        根據統計,4月以來相關部門已先后宣布推出總計超4400億元的各類再貸款工具。包括2000億元科技創新再貸款,400億元普惠養老領域再貸款,1000億元再貸款支持交通運輸、物流倉儲業融資,以及再增加1000億元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額度等。此外,央行近期還透露,增加支農支小再貸款和民航專項再貸款。2022年3月末,全國再貸款再貼現余額達到2.47萬億元,同比增加5263億元。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認為,疫情之下經濟承壓,貨幣政策總體要維持寬松取向,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目標下貨幣政策存在總量寬松的空間,但由于傳統貨幣政策空間隨著前期大量政策落地而收窄,疊加海外緊縮周期對于我國央行政策實施的制約,后續更多還是傾向于結構性工具,促消費、穩地產、支持三農小微和科創企業、保障糧食和能源生產供應和物流暢通等將是后續政策的著力點。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表示,疫情帶來的經濟停擺對市場的沖擊主要是現金流的沖擊,社會的消費和投資意愿趨于減弱。然而,現在大量的金融政策主要是支持企業加杠桿,但是由于市場主體受疫情防控的影響而沒有現金流,加杠桿的意愿也不高。面對疫情防控,不能指望貨幣政策能包打天下,應該加強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聯動,以及宏觀政策與其他包括公共衛生政策在內的協調聯動。由于疫情帶來的沖擊是非對稱的,貨幣政策除了總量層面的管控之外,也應該聚焦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使用。

        記者 孫璐璐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刮伦人妇A片,试看一级A片120秒钟,小sao货水太多了湿掉了

        <em id="1fpf3"></em>
        <form id="1fpf3"></form>

        <noframes id="1fpf3"><address id="1fpf3"><nobr id="1fpf3"></nobr></address>

          <address id="1fpf3"><address id="1fpf3"></address></address>

          <form id="1fpf3"></form>

          <noframes id="1fpf3">

          <thead id="1fpf3"><listing id="1fpf3"><menuitem id="1fpf3"></menuitem></listing></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