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42cs4"></input>
  • <dd id="42cs4"></dd>
  • 當前位置:首頁>>內容
    車企接連提價,五菱神車會是下一個嗎?
    澎湃新聞 發布時間:2022年02月10日 09:25
    澎湃新聞 2022年02月10日 09:25

      澎湃新聞記者 吳遇利

      又一款新能源車官宣漲價。

      2月7日,據五菱汽車官網,五菱NanoEV全系上漲3000元,官方指導價調整至5.28-6.28萬。對于此次價格調整,上汽通用五菱對澎湃新聞表示,政策層面,2022年1月1日起,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在2021年基礎上退坡30%;產業領域,近幾年新能源領域持續經歷原材料價格上漲的變動,尤其鋰電池需求井噴,資源、材料端價格攀升,波及到了新能源汽車上下游的運營。

      對于明星車型宏光MINI EV是否有漲價計劃一事,上汽通用五菱并未予以正面回應。

      在此之前,由于國補退坡、原材料漲價等因素,特斯拉、哪吒汽車、小鵬汽車、比亞迪等不少新能源車企先后宣布提價。

      新勢力車企率先提價,傳統車企跟隨

      在已漲價的車企中,有直接提價的,有“自掏腰包”設置過渡期的,也有通過車型改款“變相”提價的。

      最先掀起漲價潮的是一向以成本定價的特斯拉。

      2021年11月24日,據特斯拉中國網站,國產特斯拉Model 3后輪驅動版和特斯拉Model Y后輪驅動版均漲價4752元,車型配置無變化。至于為何在2021年就提價,特斯拉銷售人員對澎湃新聞表示,由于車輛交付周期約為4-6周,車輛交付時需按照新的標準享受補貼。

      其它車企則普遍選擇設置一定過渡期,企業“自掏腰包”承擔過渡期的補貼差價。

      1月1日,哪吒汽車對旗下車型進行提價,哪吒V、哪吒U Pro等車型價格有約2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漲幅。澎湃新聞記者從哪吒汽車門店處獲悉,2021年末下訂單、2022年提車的用戶仍享受原有車價,差價由車企承擔。

      1月11日,據小鵬汽車官網,小鵬全系車型上調了補貼后售價,平均漲幅在5000元左右。其中,小鵬P7補貼后售價為22.42-40.99萬元,漲4300-5900元;P5補貼后售價為16.27-22.93萬元,漲4800-5400元不等;G3i補貼后售價為15.46-19.32萬元,漲4800-5400元,車型配置無變化。

      相較于新勢力企業,傳統車企則普遍選擇了更長的過渡期。

      1月21日,比亞迪方面宣布,因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以及新能源購車補貼退坡等影響,比亞迪汽車將對王朝網和海洋網相關新能源車型的官方指導價進行調整,上調幅度為1000-7000元不等。此次價格調整于2月1日起生效,在此之前付定金簽約的客戶不受此次調價影響。

      另外,澎湃新聞還從歐拉汽車銷售門店獲悉,因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歐拉汽車將于2月28日之后對旗下好貓、黑貓等車型進行提價,漲幅大約為三到五千元。

      而一汽-大眾旗下ID.4、ID.6等純電車型同樣也有長達3個月的過渡期。澎湃新聞從一汽-大眾官方獲悉,2022年2月28日前下單的客戶,均可享受2021年新能源國補。有經銷商向澎湃新聞透露,取消補貼后,ID.4、ID.6等車型價格或將上浮5000元左右。

      未宣布漲價的企業也有的通過其它途徑變相提價,例如零跑汽車在2021年末對主力車型進行輕微改動的“小改款”, 將2021款T03的售價從5.98萬元起直接調整到2022款的6.89萬元起。

      此外,有經銷商向澎湃新聞表示,不少傳統車企的新能源車型,通過縮減優惠幅度來消化補貼退坡帶來的影響,“經銷商定價權比較靈活,減少優惠金額、附贈的權益等等能夠適當消化掉一些影響!

      國補退坡疊加原材料漲價推高車價

      對于本輪漲價潮,業內早有預期。

      2020年4月23日,財政部等四部委發布《關于調整完善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通知》,表示原則上2020-2022年補貼標準分別在上一年基礎上退坡10%、20%、30%,針對車型為補貼前售價30萬元以下的新能源乘用車(換電模式不執行30萬元限價要求)。

      2021年12月31日,四部委發布《關于2022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明確了“2022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在2021年基礎上退坡30%”這一政策。

      據平安證券測算,符合補貼標準的新能源車所獲補貼將基于不同續航里程、不同動力類型,有2040元到5400元的降幅。

      不少車型漲價幅度高于5400元,是因為除了國補退坡之外,原材料成本也在大幅增加。

      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翔對澎湃新聞表示,原材料暴漲在過去一般都是短期問題,但在疫情等外部因素的作用下,已成為了長期問題,車企確實承擔著較大的成本壓力。

      據悉,2021年汽車動力電池成本受到供應鏈上游金屬原材料價格波動影響較大,包括鈷、鎳、錳、鋰等金屬原料及其化合物在內的原材料漲幅巨大,其中,鋰電池生產所必須的原材料之一碳酸鋰價格更是一路走高。

      據申港證券研報,碳酸鋰價格自2021年1月4日的5.3 萬元/噸起,已漲至2022年1月6日的29.6 萬元/噸,幾乎翻了六倍。申港證券測算,2022 年碳酸鋰的需求將達54萬噸,而2021年中國碳酸鋰供給量僅約 22.9 萬噸,預測2022年碳酸鋰緊缺的情況還進一步加劇。

      以比亞迪為例,其在漲價聲明中表示,本次價格上調主要是新能源車型的補貼退坡以及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等因素導致。頭豹研究院分析師胡丹妮曾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上游原材料成本的上漲是導致比亞迪2021年三季度凈利潤下滑的重要原因。

      本輪提價不會影響新能源車市

      對于漲價是否會影響到新能源車銷量,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隨著新能源補貼退坡的實施,部分車型價格微調,消費心態也有變化,新能源車需求仍會受到輕微影響。但新能源車持續火爆,目前積壓大量前期未交付訂單,因此大部分新能源車型銷量不會受到退坡明顯影響。

      平安證券則分析認為,盡管補貼相對2021年將降低30%,但相比整車售價而言,補貼退坡的絕對金額并不大。長遠來看,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規模的擴大,單車成本有望逐步降低,有望抵減補貼退坡的負面影響。

      張翔對澎湃新聞表示,“總體來看,本輪漲價潮還是少數車企的行為,特斯拉、比亞迪、大眾ID系列等都是供不應求的熱門車型。多數車企并沒有漲價,因為漲價會進一步削弱其競爭力。中國的新能源汽車市場產能嚴重過剩,要經歷一段長期的落后產能淘汰,留下來的有競爭力的企業將可以更好地使用價格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補貼退坡,相關部門正推動新能源汽車牌照、路權、購買限制、停車減免等方面相關優惠政策來刺激新能源汽車消費。

      1月1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等七部門印發《促進綠色消費實施方案》,該方案提出大力發展綠色交通消費,大力推廣新能源汽車,逐步取消各地新能源車輛購買限制,推動落實免限行、路權等支持政策,加強充換電、新型儲能、加氫等配套基礎設施建設,積極推進車船用LNG發展。推動開展新能源汽車換電模式應用試點工作,有序開展燃料電池汽車示范應用。

      張翔表示,隨著國補退坡,新能源汽車已經進入市場化階段,但是也要看到除補貼外的其它支持手段,例如免購置稅、免費牌照等刺激手段,新能源車要和燃油車站上同一起跑線或許還需要幾年的時間。

      乘聯會此前已經調高了2022年新能源乘用車銷量預測,由480萬輛調整到了550萬輛以上,并預計新能源乘用車滲透率在2022年將達到25%左右。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美艳人妻屈辱打开双腿
  • <input id="42cs4"></input>
  • <dd id="42cs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