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42cs4"></input>
  • <dd id="42cs4"></dd>
  • 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內容
    導演傅東育:懸疑題材要和觀眾“斗心眼”
    羊城晚報 發布時間:2022年08月18日 10:22
    羊城晚報
    2022年08月18日 10:22

      “如臨暴雨,如履薄冰,但無論寒冷還是逆境,胸中那一捧永澆不熄的正義之火,始終支撐著他們一往無前,沖破所有困境!边@是主創團隊對《冰雨火》片名的解讀,也是這部劇想要傳遞給觀眾的精神力量。

      集結了陳曉、王一博、王勁松、劉奕君等演員的禁毒題材劇《冰雨火》正在優酷全網獨播中,該劇講述了孤膽英雄吳振峰和禁毒警察陳宇攜手將毒販一網打盡的故事。劇集自開播以來引發熱議不斷,從劇情、畫面到道具、演員,皆成為網友討論的焦點。

      《破冰行動》之后,為何還要拍同類型的《冰雨火》?新作有哪些突破?如何評價劇中演員的表演?一路走來有哪些收獲?近日,該劇導演傅東育接受羊城晚報記者的采訪,分享了他站在導演角度上的種種思考。

      再拍禁毒題材劇會要求更多

      傅東育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影視導演系,畢業后被分配到上海電影制片廠,管理過道具,也做過洗印、剪接的工作。直到1993年,他自籌資金完成了個人執導的首部電影《身不由己》。

      2002年,傅東育與江海洋聯合執導警匪禁毒劇《生死臥底》,并憑借該劇榮獲第四屆中國電視藝術十佳導演。2019年,他再次將鏡頭對準禁毒題材,聯合劉璋牧、李晉瑞執導了《破冰行動》,該劇先后斬獲第26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最佳中國電視劇、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電視劇等獎項,他也憑借該劇提名了白玉蘭獎最佳導演。如今,他又帶來了禁毒題材新作《冰雨火》。

      在眾多影視題材上,傅東育坦言更偏愛禁毒題材:“因為我喜歡戲劇性比較強的作品。這類題材講人被逼到墻角、無力逃生之后如何出現轉機,戲劇性的反轉會很有意思。另一方面,它是對人性的拷問,遇到不能克服的困難和障礙時你會如何面對,生死之間的拷問一定包含著對人的情感最極致、最充分的表達,我會覺得比較動人!

      偏愛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好又是另一回事。傅東育說,因為喜歡所以他會做一些研究,看大量同題材的作品,吸收優點,分析如何在類型化上更精進一點:“所謂的類型化,在我看來,就是觀眾對此類題材會有一個預期,比如應該有懸念感、有極致的情節,會看到人被逼到絕境后的放手一搏,這些情節都要有。編劇、結構、拍攝、演員、色調、剪輯等各個方面都應該向類型化靠攏,這個是基本功!

      傅東育說,當年《破冰行動》大獲成功,周圍的朋友都跟他說,短期內不要再碰這個題材了,“因為觀眾會更挑剔”!捌鋵嵶鳛閷а,我當時是有遺憾的。與此同時,我在制作這類題材的各個方面都有非常具體、新鮮的經驗!币虼,當傅東育遇到《冰雨火》時,他決定再嘗試一次,“某種程度上,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是我拍攝時的狀態。我覺得壓力更大了,對自我的要求和挑戰也更多了!

      劇本來源于生活才夠豐滿真實

      “《冰雨火》中所有關于毒品的案例,都是有原型的!备禆|育表示,整部劇九成以上的故事都有現實基礎,“除了邊角的小混混角色,大部分人物的關系、身份、職業設定都來自真實案例。再比如,開篇案件涉及的‘大黃膠囊’是一種新型合成毒品,與以往我們知道的毒品完全不一樣,這就是我們在一線走訪時了解到的。故事往后延展所涉及的方方面面,也都來自一線的復雜狀況!

      傅東育透露,最初的劇本讓他感覺“有點飄”,所以他建議編劇們走進一線看看。導演和編劇團隊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沿著云南邊境走訪,深入瑞麗、西雙版納等地采訪收集素材。在傅東育看來,劇本要來源于生活,要按照現實主義的創作路徑去完成,這樣才會變得豐滿和真實:“閉門造車永遠是不行的。身處一線,故事自己就會蹦出來,有時候生活的戲劇性遠高于編的故事!

      接著,主創團隊開始搭建新的故事架構,經過三四個月的打磨誕生了第二版劇本。但幾經推敲之后,傅東育發現還是有些問題需要解決:“大的故事脈絡敲定之后,我覺得人物不夠豐滿,不太能讓我感到激動,情節也有一些邏輯上的漏洞!痹僖淮晤嵏残缘男薷囊恢背掷m到了開機前,故事也從原來的24集擴充到最終定稿的32集!霸谖铱磥,這時候的劇本已經非常嚴謹了。我指的嚴謹是,雖然拍攝現場會有細節上的調整修改,但沒有一整場戲的增減,不是從40集剪成32集的!备禆|育說。

      采訪干警、毒販,跟著公安出警,那段一線采訪的經歷至今令傅東育印象深刻:“在那樣一個邊境小縣城,緝毒警拿著微薄的工資干著天大的活,時刻面對著風險和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所以,這部劇表現的不僅是正邪的斗爭,還有很多復雜的情感夾雜其中,要通過劇本結構和拍攝來表達出這種困境!

      雖然拍攝過程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困難,但整個創作團隊一起咬牙堅持了下來。完成最終目標的時候,傅東育覺得一切都值了:“咬住牙不放過任何一場戲和鏡頭。我們有300多個場景,除了四個場景是搭建的,其他全部是實景改造,工作量比常規的兩三部劇還大。32集的戲兩個組加一起拍了200多天,很不容易。但是所有的演員都明白,要想拍一個好東西出來,一定是要花這個精力,要拍到滿意為止。大家這個狀態,作為導演來講,我很幸福!

      節奏和懸念的平衡是制作重心

      談到禁毒題材劇,傅東育認為,敘事節奏和懸念設置的平衡是制作的重心!侗昊稹返拈_篇劇情就“迷惑”了不少觀眾,人物關系錯綜復雜、正邪難辨,案件的進展也撲朔迷離。傅東育解釋:“以前大家在電視上看劇,劇情過了就過了,沒法回看,那節奏就要慢一點、情節也要淺顯一點。但現在的觀眾基本上是用電腦、手機在看劇,是可以隨時拉動進度條的,他們是跟著劇情行進的同時在進行著自己的創作和分析。因此,拍攝這類題材更要分析觀眾,剛開始要讓觀眾自己猜誰是壞人、是不是‘黑吃黑’、其中是不是套中有套,節奏上要跟觀眾‘斗心眼’!

      傅東育介紹,在《冰雨火》后期制作時,為了達到滿意的效果,曾以前六集的剪輯做嘗試,剪出了不下五個版本!拔覉猿值氖,不管哪個方案,節奏必須以觀眾觀劇時的心理節奏來設置。懸念怎么放、放多少、讓觀眾猜多少、觀眾能接受到什么程度,這是我要判斷的。我希望我們的劇不能倍速看,如果都開倍速,就說明劇是有水分的!

      “我個人希望能夠在類型化和情節上更好一點!睘榇,傅東育在創作《冰雨火》時有三個嘗試。首先,《冰雨火》的核心主題仍然是展現禁毒警察的奉獻精神,但動作戲分量更重,占比不低于25%,以追求類型化的表達。其次,“如何更好地構建懸疑感”是他常常思考的問題,即在合理的前提下,使劇情的懸疑感和反轉性更強。最后,人物的表達要足夠豐滿,不能扁平化、臉譜化。傅東育表示:“我關注的是每個角色是否足夠鮮活,不管是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是不是可以讓觀眾動情,觀眾是不是會被帶入情緒,能不能通過情感的傳遞讓觀眾愛上這個劇。因為,說到底,不管什么類型的劇,都是在說人的故事!

      年輕演員要學習也要敢超越

      《冰雨火》自官宣陣容起便備受關注,開播以來幾位主演的表現也在網上掀起熱議。對于選角,傅東育堅持的標準就是演員與角色的匹配度。開機時他對所有演員說過:“我絕對不允許這部戲是有經驗的演員負責演戲,年輕演員負責顏值!痹谒磥,所有演員是一個整體,是拼圖中的一塊,導演的工作就是把所有演員拉到一個水平線上,形成統一的表演:“老演員要傳幫帶,年輕演員要學習、要進步,要敢于超越前輩!

      劇中,戲份最重的主角之一陳宇由王一博扮演,傅東育評價其表現“完全做到了開機前我對他的要求”。傅東育坦言,一開始王一博并不是該角色的最理想人選,“他偏瘦弱、羞澀, 和我想象的陳宇有一些距離”。但最終傅東育被王一博的執著打動:“他很堅定地想演這個角色。我問‘你能吃苦、下生活嗎?’,他說‘我愿意’;我說‘你太瘦了,愿意讓自己再強壯一點嗎?’,他說‘我馬上健身’……這種很簡單、直愣愣的感覺,我覺得就是我想要的陳宇!

      讓傅東育印象深刻的有這樣一幕,那天剛好是王一博的生日,但計劃拍攝的卻是一場他非常痛苦的戲,需要情緒崩潰、失聲痛哭!拔腋徊┱f,要不換一場吧。他說拍吧,已經準備了。那場戲一個鏡頭六分多鐘我沒有喊停,演到最后我喊停的時候,他依然在痛苦的情緒里沒出來,旁邊的王勁松也被他帶進去了,那場戲整個節奏是王一博的!

      傅東育坦言,這場戲讓他看到了王一博作為演員的信念感和全力以赴的態度:“對于年輕演員,我們不尬吹,也不要尬黑。成長不可能沒有錯誤,我現在回頭看看年輕時候拍的戲,其中的稚嫩我也看得出來。但最重要的是起步那一瞬間你是不是全情投入了!

      “演員能不能在角色面前將自己扔出去,扔出去以后角色才會活出來,才能打動觀眾!备禆|育認為,只有技巧的表演是不真摯的,“所謂的傾情出演就是演員把自己的靈魂和情感交融到角色身上!侗昊稹防20多個演員全部在線,沒有一個掉鏈子的,我覺得這種幸福感很久沒有了!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美艳人妻屈辱打开双腿
  • <input id="42cs4"></input>
  • <dd id="42cs4"></dd>